当前位置:主页 >> 环保科技

道友记第三百一十九章职位营养

2021-01-16 03:14:27| 来源:| 编辑:| 点击:1次

道友记 把剪过的视频放到CNN的首页上。 第三百一十九章 职位

这只箭,比普通的箭要长的多,竟有半丈之长,看起来像稍细一点的标枪。

通体哑光,略带银灰色,一睹之下便知道是极端凶险之物。

朝堂上的官员中,有几个修行者,凭目力还能看清箭矢边缘,倒起的小刺上,丝丝缕缕的残肉。

凶煞的寒意,从万里云的掌间释出。

众人不解其意,你望望我,我看看你,不知在吕丞相授意下,镇西统领为何将这样的凶器,呈现在朝堂上。

论资历,论权柄,除了丞相之外,朝堂上以祭酒大人为首。

他轻捋白须,看着那支长剑,默然良久,说道:“这种剑,不是我大夏之物,北疆战场的缴获中,倒是常见,但是没有这般巨大。”

“传闻,鬼国尚银,此箭是罗刹所产无疑,但诸位可知,此箭正是鬼国第六神将凌统所用之物。”万里云双手托着箭矢,淡淡说道。

一片喧哗,众人没有想到,这箭矢竟然是凶名散播的鬼国神将的兵器。

“此箭也是射杀太尉的元凶!”

安静的厅堂之上,须发皆白的吕丞相,发丝飞扬,沉声说道。

一言既出,仿佛有无数怒吼的北风,在厅间旋转。

对北疆战事的不满,对大夏前程的忧虑,在这一声沉喝之中,显得淋漓尽致。

啊!

太尉竟是被鬼国刺杀!

议论四起,满厅轰然。

依然伏在地上,膝盖已经发麻的董飞熊,心中一惊。

他知道,那日取太尉之命的,正是丞相府,而此时又有罗刹神将的箭矢作为物证,难道……难道说……。

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,不敢往下猜测。

那些与丞相不合的朝臣,议论渐起,侧目而视,他们把老丞相忧国忧民之色,解读为老奸巨猾的表演。

……

本是太尉之死,却牵连到军国大政,为国,为军,陈观瀑作为大夏军中第一统领,该出来说一句公道,因为满堂群臣之中,他亲眼见证此事。

陈观瀑顶着公主微异的眼神,在众人议论声中,走了出来。

“丞相所言不错,此箭确实洞穿杨太尉咽喉,箭矢是在北军大营五十里外寻得,那日臣也在场,派出强者巡查四方,并没有捉拿到敌国凶手。”

他说话的时候,刻意的没有看吕公权,倒是隐瞒了镇北军大营前的那一番厮杀,以及自己见死不救的情形。

众人再次惊骇,终于知道,原来战争形势已经到了如此危机的地步。

丞相环顾四周,说道:“非常之时,当行非常之策,敌国已经杀到北军大营五十里之内!勇毅之辈早该提拔,为国效命,人臣之责!此时,就不要在顾忌什么威仪之争,更不要有门第之见,拱卫郢都北门,护佑大夏命脉,才是至理!”

“臣,亦推举董府尹。”

从夏末梁登基以来,丞相和公主从来没有在一件事情上达成一致。

罗刹太子古玄月涉险深入大夏腹地,一举击杀太尉杨林,没有想到,结果竟然是这样的。

老臣果然是老臣,谋国以忠,还顺带打出团结的旗帜,朝堂上,本来摇摆在两方势力之间的大臣们,心里不由的向着老丞相一分。

就连小皇帝也感动欣慰,这是朝堂上多年不见的轻松时刻,以往的猜忌,拆台,阴谋好像都没有了。

夏末梁双手轻拍龙椅的扶手,脸上浮现少年轻松的笑意。

皇帝还很年轻,不过十几岁,遗传了夏明律皇帝棱角分明的脸庞,笑起来,分明还是一个灿然少年。

正在众人都以为皆大欢喜,丞相和公主罕见一致的时候,吕公权却继续说道:“董府尹,不但做得青衣试主官,以老臣之见,太尉之职应一并领受。”

…………

小皇帝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散尽,夏敏公主眼中闪过一丝亮光。

她终于正面看了吕丞相一眼,唇角微翘,仿佛有风起,拂动她青春的长发。

长跪在地的董飞熊,刚要起来谢主龙恩,忽然听到这道声音,心中猛然一颤。

要说青衣试主官,名垂青史不假,但那只是昙花一现。真正握有大夏帝国权柄的,非三公莫属。

太师,太尉,祭酒。

太尉虽然被太师压着,但既然是吕太师本人亲自举荐,将来在皇帝公子面前说话,应该也有些底气。

董飞熊,心动了。

朝堂上的众人从来没有想过,一个郢都府尹能包揽如此大权。

府尹掌握郢都城内府兵,虽然没有御林军精锐,但也是京都地面上,极端重要的力量。

董飞熊还主宰着墨狱,那些犯人,每一个都不是寻常之辈,如今加上太尉职务,试问,大夏朝人臣之中,除了丞相,谁能有此地位,就连祭酒老夫子,面对这样的职位,恐怕也要让其三分。

在沉渊大陆最辉煌的帝国,然后位列三公,青史留名,万古流芳。

生入龙堂阁,死入帝王陵,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董飞熊激动的面颊滚烫,身上的奇痒再次发作,却不敢有丝毫动弹,骤然想起今天早些时候,来到府中的那个半吊子书生。

因为那书生说了一句话:王侯将相宁有种乎。

……

小皇帝也是极聪慧之人,见了姐姐的神情,顺水推舟还是会的。

“董公卿,可愿为大夏担此重任?”小皇帝淡然问道。

梆,梆梆……梆……,

死一般的寂静之后,空旷的朝堂之上,响起九声震动的声音。

董飞熊的额头,不疾不徐的砸在金玉砌成的地面上,连续九次,混玉地面上,隐隐有血迹。

满朝文武,大多神情凝重,不知如此权柄落到这个城府颇深的酷吏之手,到底是大夏之福,还是大夏之祸。

几个职务闲散的老臣,强掩嘲讽的笑意。

就算受了龙恩,在朝堂之上,行叩首大礼,讲究风雅稳重,也不用如此实在,好像跟这金玉地面有仇一样。

“臣肝脑涂地,万死不辞!”

董飞熊直起身子,汗水已经湿透后背,瘦窄的额头一片淤血,正中一滴殷红的血,啪的一声轻响,落在衣襟前的地面。

大夏朝堂,自然见不得血光,当初立国,夏皇先祖请三清圣贤,在这宫中禁地设有阵法,当有血光出,自然触动阵法,护佑在主位上的夏氏皇族。

只是刹那间,无数道光线,从廊柱之间迸发,如死神发出的白练,瞬间交织在整个空间。

白光在空中组成八卦之形,内含太极,阴阳二眼,堪堪笼罩在皇帝周围,阴阳之外CD,却是寂灭气息。

群臣虽然没有见过这等异象,但大夏朝廷命官,自有威仪,在最初的稍微慌乱之后,立刻稳定下来。

那位站在皇帝和公主身后的老太监,右手为掌,在空中一翻,发出一道沉重的轰鸣,好像万金巨铁,砸在地面。

廊柱间,那些将作的白光缓缓敛没,朝堂在一片光明之后,趋于正常。

事情只是发生在瞬间,厅堂间多数人根本就觉察不到秦公公出手,不过秦公公展现的境界,还是让万里云,陈观瀑等修行者神情一禀。

小最高涨幅为4.3%皇帝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,这是他第一次看见万道华光在朝堂上升起,少年心性,莫名好奇。脸上略带兴奋之色,观看左右廊柱之间刚刚敛没的光线。

那些白光如月华洒落,普通人感觉凉凉的,只有修行者能感受到其间的肃杀之意。

而董飞熊刚刚直起身子,九下响头,不但没有让他脑子发蒙,反而越发清醒。

……

“臣失仪!”

说着,他站了起来,自觉的走到武将一列的第一个位置,自然而然的垂手而立。

那个位置,原本是太尉的。

于是,群臣再次侧目。

太原哪家白癜风医院好
烟台治白癜风专业医院
长沙阴道炎哪家好
友情链接: